捍衛弱勢的工作與不工作權 Freedom to Work!
24 May 2016 - Impact Hub

上一篇「童工、移工、身障者,良好工作權大不易」提到了童工、國際移工與身障者在追求良好工作時所面臨的挑戰與困難,這次將從國內外的政策比較與社群案例分享,更深入探討這 3 個議題。期望在 2030 年以前,世界各國的失業、失學或未接受教育的青年能大幅減少,並實現不分男女、不分國籍、不分年齡、身障與否,皆能有同工同酬的待遇,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中的第 8 項目標——良好工作及經濟成長(Good Job and Economic Growth)。

SDGs17項指標

增加青年就業,減少童工勞動

 

國際勞工組織(ILO,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透過研究發現,「市場勞動力的素質需求」對於「孩童是否提早離開學校」有很大的影響力。

 

ILO 在 2015 年的世界兒童勞工報告書中舉了不少有趣的例子,包括印度資訊科技產業的崛起對於兒童就學率的影響。1990 年代,印度 IT 產業快速成長,連帶提高了對於高技術和英語人才的需求。

 

根據研究資料顯示,在 1995 年至 2003 年間,大量公司及工作機會湧入,連帶提升了當地學校的入學註冊率——尤其是英語授課的學校。另一個案例發生在 1980 至 1990 年代,當時墨西哥出口製造業快速擴張、工廠廣設,對於低技術人才需求增加,孩童被迫進入工廠,學校就學率因而降低;反之,對於高技術人才的需求增加,會使就學率提高。

 

這些案例顯示了,不僅童工問題會影響日後的青年就業,青年就業情況也會反過來影響童工的投入與否因此,提供良好工作給青年,是解決童工問題中相當重要的一部份,也是 SDGs 第 8 個目標所關注的重點。

案例分享/Stop Child Labour:School is the Best Place to Work

 

世界上許多團體致力於解決童工問題,Stop Child Labour(SCL)便是其中一例。SCL 是一個致力於解決童工問題的國際聯盟,在童工氾濫的區域提倡「無童工地區」(Child Labour Free Zone),讓該地區的居民廣泛認同童工應該被消除,且採取必要手段使童工脫離工作並回到學校接受教育。除此之外,他們也藉由提倡「無童工產品」,使企業開始注重相關議題,並積極遊說政府、教育民眾,希望藉此減少童工需求、消除童工。

 

截至 2013 年底,Stop Child Labour 在製鞋產業內,成功說服 28 間品牌著手解決其製造過程中所使用的童工,包含知名品牌如 Nike、PUMA、Adidas、Timberland、Dr. Martens 等。

圖片來源:5×5 Stepping Stones towards creating Child Labour Free Zones’

給臺灣移工一個安心的家

 

民國 70 年代中期,臺幣升值,經濟蓬勃發展,產業逐漸轉型,勞動力結構跟著改變,國民所得與消費能力提高,再加上臺灣實施高等教育,使人民不願投入基層產業,例如製造業、營造業等需要體力及具有危險性的工作,因此有了引進外籍勞工的需求。民國 81 年,政府訂定了《就業服務法》,外籍勞工方能透過合法的手續及管道被引進臺灣。

 

其實,臺灣引進外勞政策的理念與歐洲其他國家的出發點並不相同,歐洲國家的外勞政策採取的是「移工制度」,而臺灣採取的是「客工制度」。

德國的移工制度

 

在移工制度下的國家,外籍勞工一旦被允許入境工作,便可自由選擇職業、行業、工作地點、薪資水準等,只要雇主有意願雇用即可。德國的社會法典《勞動促進法》對於輸入外籍勞工有明確的規範,本國人應有優先的工作機會,如果本國人無法從事工作,且雇主在一定時間內聘請不到合適的人,才可以輸入外籍勞工,雇主會與外國勞工之間訂定明確的薪酬、工作時數及其他條件,其工作條件也不得低於同等條件的德國人。

 

為了吸引人才,德國對於高科技人士另設有「藍卡制度」,提供優惠條件給外籍人才與其家人,初期先以 3 年為期,如果在期間內該移工及其家屬能夠習得足夠的語言能力和社會文化、通過資格考,就可以申請得到永久居留證。

臺灣的客工制度

 

客工制度的國家會限制整體外籍勞工數量、工作地點、工作時間、最低工資水準,亦即「限業限量」的引進原則。目前臺灣對於外籍勞工政策方向,包含下列 6 點:

 

  1. 強化管理措施,有效運用外國勞動力。
  2. 配合產業社會發展,彈性調整跨國勞動力政策,有效運用外國人力。
  3. 增設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實體服務據點。
  4. 加強雇主聘僱外籍勞工管理,避免外籍勞工遭受不當對待。
  5. 製播中外語廣播節目,宣導聘僱管理相關法令,暢通外籍勞工申訴管道。
  6. 簡化外國人聘僱許可申請流程,提高行政效能,加強便民服務。

 

由以上可見,臺灣不再限制外籍勞工的行業類別,並以彈性調整為上策,以提升國家競爭力、保持台灣勞動市場活絡,同時減少申請程序,達到便民的目的。此外,對於外籍勞工的權利也日益重視,包括設置服務中心實體據點、加強「1955」外籍勞工 24 小時諮詢保護專線、規畫各地方政府外籍勞工諮詢服務中心等。

圖片來源:One-Forty 粉絲團

案例/One-Forty:看見每個東南亞移工的夢

 

One-Forty 是目前臺灣致力於關心東南亞國際移工的新創非營利組織。在臺灣,約有 60 萬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平均每 40 位生活在臺灣的人中,就有 1 人是東南亞移工。

 

One-Forty 致力於臺灣移工教育,因而創辦了移工商學院,降低他們回到家鄉後生意失敗的風險,透過有系統的方法訓練,讓他們相信自己的獨特性,更清楚未來目標並開始計畫行動,除了改善結構性的家庭經濟問題,也增進移工對於自我的認知與自信。

 

此外,One-Forty 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更將每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天訂為「東南亞星期天 Sunday Party」,邀請臺灣人與東南亞移工加入不同主題的輕鬆聚會,提昇臺灣民眾的公民意識,擁有更多元的國際觀。

 

從 2015 年 7 月至今,One-Forty 已舉辦過 2 期 3 個月的課程、共有 50位印尼移工學生得到協助,另外也舉辦了 13 場文化交流活動,共有 700 位印尼與臺灣人參與。

One-Forty 2016 年 3 月份「東南亞星期天」—假日移工方程式(圖片來源:One-Forty 臉書粉絲專頁)

 

障礙與非障礙的負面劃分

 

過去,我們常以道德及慈善的眼光來看待身心障礙者就業的議題,認為身障者是一群特殊的人,政府需制定專屬的補助政策。

 

聯合國於 1975 年發佈「身心障礙者人權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Disabled Persons),該宣言認為身心障礙者應享有「如同一般人」的政治及公民權利,包括使之能夠自力更生的必要措施,也致力於取消隔離,使身心障礙者能夠全面融入社會,得以「正常」與「完整」的生活,此觀點同時這也挑戰了道德及慈善。

 

美國醫療社會學家 Irving Zola 指出,「障礙是人們的普通經驗,只是發生的時間點不同而已」,制度上將障礙者、非障礙者二分為兩群人,可能帶來更多負面的後果。臺灣目前把「是否持有殘障手冊」當作認定殘障的唯一方式,如果欲直接消除「障礙」兩字汙名化的效果,那麼,取消殘障手冊,把身心障礙的認定納入健保中,把身體功能的差異視為公民建康狀況的一部分,也許是個可行的方法。

 

「身障者就業」是每個國家皆需重視的議題,該政策一般分為兩大取向,一是機會平等取向(Equality of Opportunity Approach),主要以反歧視法(Anti-Discrimination law)為基礎,如紐澳、加拿大和美國,主要以消除對身障的歧視來促進就業;另一類則為定額進用取向(Employment Quota Approach),以定額進用比例與差額補助費增加身障者的工作機會,如德國、法國以及臺灣等。

 

在臺灣,民國 79 年修訂了「殘障福利法」,將原來「獎勵」僱用身心障礙者的政策,改成了「強制」性的定額進用這項政策推行至今超過 20 年,確實使身障者的僱用的人數增加,且實際進用的總人數甚至超過法定應進用的人數。但我國政府後續仍須積極改善身障者的就業環境、消除雇主對身障者的偏見,另外,台灣中小企業眾多也是推行面上的一大難點。

 

北歐國家大多沒有訂定反歧視法案,也沒有採取定額進用政策,卻仍然有最高的身心障礙者就業率,他們將身心障礙者充分就業視為整個社會的責任,提供了各種配套措施,如工資補貼、職業培訓、職業復健制度、工作環境法案等,以促進全體社會的「完全就業」。由此可見,促進身障者充分就業的有效政策,不是基於該國家究竟採用反歧視法或定額進用,而是國家對於身心障礙者參與就業的看法、態度以及所採取的整體福利體制。

期許臺灣能盡快將「促使身障者融入社會」視為整體就業政策的重點,針對不同障別之需求作適切的安排、改善職場環境、提供職場復健措施、增進社會對障礙者的認知及人際溝通管道、消除二分法帶來的邊緣化效果。長期關注長期照護議題的社會運動者呂欣潔說:「政策,是為了服務人群,而非將族群分割;身障者需要的,不只是『照顧』,而是一點協助,讓他們得以自立。」

臺北的一角(圖片來源:One-Forty 粉絲團)

案例/新生命資訊:協助脊髓損傷者自立自強,提升生活品質

 

成立於 2008 年,「新生命資訊」是一家專注輔導脊髓損傷傷友就業的社會企業,以創新資訊服務幫助脊髓損傷者找到就業契機,同時創造了企業「代聘代管」的新機制,不僅創造出友善傷友的工作空間,也成功協助大型企業雇用、培訓和管理傷友,他們的願景是協助脊髓損傷者自立自強,提升生活品質、提高脊傷者就業率,創造脊傷者發展的機會,所提供的服務包括網站建置、企業晉用規畫、線上電話客服、平面設計、文件製作等。

 

不管是童工、國際移工或是身障者,不因身份差異,都應享有一致的工作權與保障。其實他們與一般人一樣,都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努力著。這些議題,不只是國際組織、各國政府的責任,而是你我周遭皆有可能遭遇的情境,只要我們願意去了解、關心,或甚至是給予一點協助,都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改變現狀、改變這個社會,每個人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成效,一定相當可觀。

圖片來源:新生命代聘代管宣傳影片截圖

共同編作:陳昱築、林政諺、許恆銘、黃敏柔、呂弈欣

 

資料來源:

  1. Stop Child Labour http://www.stopchildlabour.eu
  2. 定額進用」是最好的選擇?-不同福利國家體制身心障礙就業情形的比較。朱貽莊。社區發展季刊148 期。2014年12月。
  3. 從慈善邁向權利:臺灣身心障礙福利的發展與挑戰。張恆豪、嚴詩耕。社區發展季刊133期。2011年03月。
  4. 挪威「智能障礙者從教養院搬回社區生活」改革方案—挪威參訪報告。周月清。社區發展季刊109期。2005年3月。
  5. 聯合國與身心障礙者—第一個五十年(The United Nations and Disabled Persons : The First 50 Years)。身心障礙者服務資訊網。
  6. 「長照」照護了誰?讓身障者得以自立,才是照顧的真諦!呂欣潔。2016年04月。https://buzzorange.com/2016/04/29/jennifer-lu-long-term-care/
  7. 林國榮等,未來十年我國外勞政策變革方向之研究,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委託研究報告,2014年,頁1-25。
  8. 劉士豪,保護所有移工及其家庭成員權利國際公約國內法化研究,勞動部。
  9. 在「資訊服務業」中為脊髓損傷者創造新好工作、收入與成就感-專訪新生命資訊。2016年1月。陳妤寧。公益交流站。

延伸閱讀

SDGs專欄正式推出 Column on SDGs Officially Launched

從四月開始,Impact Hub Taipei 和 NPOst 公益交流站 聯手推出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專欄,每個月我們都會和大家分享不同目標的新知和國內外實例,讓社會大眾進一步認識 SDGs,也從自身周圍發現問題,開始行動。   到底永續發展目標是什麼?透過淺顯易懂的文字和中譯聯合國影片,讓大家輕鬆認識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Starting from April, we launch the "Column on SDGs," in partnership with NPOst, to introduce you what SDGs are and some international and local cases and best practices for our readers. We're happy to kick off this project, educating public and raising their awareness on [...]

邁向永續發展刻不容緩 Building A Sustainable World: No Time To Delay

過去,我們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往往忽略了永續發展的各個面向。   其實許多環境上的挑戰都是全球規模的危機,即使單一國家盡了最大的努力,人類整體處境仍然岌岌可危。如果我們想要建立一個繁榮、永續發展的世界,那麼徒然追求經濟曲線圖上的數字是沒有意義的。 因此這篇專文,我們將以「地球限度」與「社會進步指數(Social Progress Index)」為主軸,讓大家對於永續發展有更進一步完整的概念!   In the past, we usually forget the importance of sustainability while we're pursuing the economic growth. In fact, many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are universal. It may still impact to all human beings though one country has tried hard to solve that problem. That is to say, the challenge 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