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t by:

Meet The Hubbers – Emily Tsai

關於遠山呼喚 Calls over Ridges 2015年的一場大地震,讓「遠山呼喚」開始一趟深入尼泊爾廓爾喀的旅途,遠山相信唯有透過教育才能幫助下一代的孩子脫離這一代的貧窮循環。成立三年來至今,致力於與當地社區攜手建構友善的學習生態系統,透過孩童生命中的教育關鍵人物,如老師、校長、家長共同努力,攜手村落學校發展教育專案與環境整建,建構更健全的在地教育網絡。   「知世故而不世故」 初次見到Emily,就感受到一股踏實的真誠,工作時的Emily總帶著溫柔又專注堅定的目光,工作之餘的她,活潑熱情就像暖陽,一起營造了Hub歡樂的氛圍,訪談過程中不難感受到一份「知世故而不世故」的純粹,今天的人物專訪,就讓我們一起來聽聽Emily與遠山的際遇以及進駐Impact Hub Taipei這段時間的點滴。   「這件事還滿符合我的個性,我喜歡挑戰很多新的東西」 Emily 提及在投入遠山之前,其實並沒有國際志工的相關經歷,憑藉在校園內豐富的社團經驗及不安現狀的衝勁,當她一頭栽入之後,才發現這個產業有趣的地方。不同於一般公司業務有明確解決問題的 SOP,在國際服務的這個領域,往往「跟人有關」,並且「時時變動」,同時為了維持有效率的組織運作,在遠山需要保持著開放的彈性。雖然工作氛圍變化快速,需要非常及時地調整,Emily 卻說這樣滿符合他的個性,「因為我喜歡挑戰所以甘之如飴,而且我非常知道一個組織可以為一件事情帶來很大的影響力,因此覺得我一定要好好把遠山經營好。」   「我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在玩」 對 Emily 而言,經營遠山就是一份肩負一群人生命的工作,Emily 語帶堅定地說,「我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在玩」,帶領志工深入尼泊爾廓爾喀當地,要面對的是一群人的生命跟著你、看到的是一群人的生活,就不會想要只做短期。縱使Emily才甫從學校畢業,但她對這份工作卻具相當的成熟度。旁人可能好奇,投身這樣帶點危險性、可能較難維持生計卻又少有前輩可以討教的工作,如何讓家人認同並支持,Emily 坦言,一開始家裡認為這只是孩子好奇的嘗試,然而透過報導、活動成果與大眾看法,讓家人漸漸看見遠山在這個領域上累積的成果,也明白遠山不單單只是學生時期實驗性的嘗試,而是一個長期的計畫。然而Emily也說,「到頭來最重要的關鍵仍舊是不斷地與家人溝通,並明確的知道自己行為的意義,唯有透過一次次地溝通,才能真正讓父母安心。」   「令人感動的,是累積起來的轉變」 談及出隊過程難忘的回憶,Emily 卻說最難忘的事情不是在尼泊爾的當下,而是回國後,釐清思緒的過程中往往帶來更多的反饋,比如:和當地居民使用資助金觀念上的歧異、在當地人的依賴及適時拒絕之間拉扯…等。 Emily 苦言「一定會有感覺,會想做什麼」但有時候更重要的是,回頭確認有限的資助金否有發揮最有效的應用,「其實每一次回來我都會生一場大病,那段時間就要去釐清,到底我們下一步要做什麼?」。一路以來,遠山不斷調整方向,為當地居民創造關鍵性的改變,除了團隊專案累積了一定的成果,尼泊爾當地駐點人員的成長也讓 Emily 慶幸找到可以攜手一同前進的夥伴,Emily 相當欣慰團隊的每個人都不單單只是最好一份工作,而是不斷學習進步,成為讓廓爾喀不斷前進的一小片拼圖。   「把目光聚焦在未來會變得更好的樣子上」 一直以來 Emily都給人溫暖的印象,不禁令人好奇,面對挫折時,她如何將負向的情緒轉化為前進的勇氣。Emily與我們分享,她相信,短暫的失敗其實只是需要釐清現階段應該完成的任務,對組織的好、個人的成長,都將在未來慢慢地收穫,而令人比較意外的,是Emily面對自己缺點的態度。我們可能常常認為成功的背後是完美零失誤的努力,但提及自己有點小粗心的個性,Emily卻說,當下不會去責怪自己,反而會很坦誠地和夥伴們透過團隊的互補,盡到彼此最大的努力;同時,Emily相當強調每位夥伴都需要清楚知道,每個階段自己的努力是為了什麼、隨時檢視現在努力的方向和未來目標的一致性、面對意外的困難和挑戰、保持開放性且隨時修正改變,「我會把目光聚焦在未來變得更好的樣子上」,簡單真誠的一句話,卻道盡遠山呼喚一路走來陪伴團隊成功的心態。   「透過環境轉換,讓工作心情變不一樣」 進駐Hub的時間雖然不長,但Emily提及在這裡工作具強烈的人際互動連結,和類似價值觀的團隊一同工作,化解了社會創新組織成立之初,那種孤軍奮鬥的寂寞,另外,透過平日的聊天互動也可以獲得即時的幫助,對於工作環境,Emily特別提及Phone Room的空間設計,能夠明確的提升工作效率,而在整體空間規劃上Emily則有「透過環境轉換,讓你的工作心情變不一樣」的感受,… More

Meet The Hubbers – Mocy Tsao

關於摩登星球 「我是一個星球,你是一個星球,一股引力牽引著彼此」 作為一支影像製作團隊,摩登星球的作品跨足廣告、紀錄片、網路影片,合作團隊包括NSO國家交響樂團、布拉瑞揚舞團、法藍瓷、中國信託、7-11、海尼根…等,過去也曾入圍金穗獎最佳紀錄片、香港國際青年影展。以星球為名,好似模擬銀河系的樣態,「我是一個星球,你是一個星球,每個人都是,而我們有股引力牽引著彼此,吸引同樣類型的人在身邊,一起往新的世代、新的世界前進」,而自由、創造性是這洋洋銀河的主流價值。   關於「藝術家」 「藝術家有兩個意思:一個是貶義,一個是襃義」。褒義的藝術家,對生活有品味,腦袋思考有趣,所見的世界有他獨到的地方,Mocy,就是這樣的藝術家。「我對於美的要求是來自於聽、來自於吃、來自於看」,相當可愛的一點是,Mocy在過程中和我們分享其實他最在乎的是片場的便當,辛苦工作拍攝了一整天,吃飯是唯一可以短暫從工作中抽離的時間。「打開便當的剎那,能夠感覺這個製片組的品味。如果便當訂的好,那這個製片在團隊中的地位應該也很重要,這支製片組的價值可以透過小小一個便當來決定。」Mocy,大概像是暖陽一般的藝術家。   「剛出社會比較簡單,你只要學會面對這個世界就好,但是當你要創業的時候,你要把自己放在世界面前,這比較難」 本科出身,一路接案,不斷嘗試過去沒有挑戰過的風格,出社會後,Mocy來到了創業與否以及商業模式定位的關口,他說「剛出社會比較簡單,你只要學會面對這個世界就好,但是當你要創業的時候,你要把自己放在世界面前,這比較難」,百萬來去的資金週轉、家人對愛子晚歸的不諒解、藝術與商業的抉擇,在一片混沌的不確定性裡,Mocy選擇成立摩登星球公司,用作品證明實力,化解家人地疑慮,而在藝術與商業間,Mocy選擇靠專業技術與當代連結,並不斷反思、結合藝術創作。「當你有意識到的時候,一直去問自己,你會把這兩個東西綜合,慢慢地,走向你想要去的地方。」Mocy成了隨時代流動的藝術家,與時代緊密地咬合在一啟,透過源源靈感呈現更具靈魂的作品。   「可以靠拍片這件事情,觀察整個世界,進入很多人的世界裡面」 2015年Mocy完成法藍瓷與幾米合作的公益短片《聽見》,五常國小的林立翔沒有辦法像別人一樣看見外面的世界。對他而言,世界,是光影和模糊的大霧,「我常常看很多公益片,把悲傷的人拍得很悲傷,把痛苦的人拍得很痛苦,但我覺得這樣子很不尊重被拍攝者。」對Mocy來說,這部短片的拍攝開啟了新的觀察能力,如何讓故事不是充滿明眼人由上往下關心視障者的角度,而是能站在視障者的角度去感受這個世界,「假設我是看不到的人,我會怎麼樣說故事?」。 2016年,Mocy因緣際會跟著布拉瑞揚一起拍攝紀錄片,這個在最大的城市、最厲害的舞台成為編舞家後,卻毅然決然決心歸根回到台東,創立舞團,帶著原住民孩子用身體去感受文化的溫度,從此,想跳舞的孩子們再也不用離開熟悉的土地,「我想利用牽手,來找回我失去的,在中間會有爭執、會有爭吵、會有抗拒,後來慢慢發現,其實這就生活,我們在台東的生活。」布拉瑞揚說。在這部還未結束的紀錄片中,Mocy扎扎實實的感受了關於土地孕育出的文化、自我認同及自我追尋。 「每個人的漂亮,每個人的好,我都看得到。」Mocy在訪談中感性地說到。   「工作之餘,我會旅行、進入生活領域、多跟朋友聊天」 打拚多年,體力不如往昔的感嘆、臨片場卻苦無靈感的無奈、生活與工作的掙扎。Mocy坦言,這些感覺常常都有,身為導演需要生活的靈感,但「當你一直操班,到現場你只能憑經驗,沒有天地萬物給你的直覺。」因此在案子告一段落後Mocy往往花時間好好生活,旅行走走、陪伴家人、與朋友相處。「舊的朋友了解你,遇到狀況他可以替你分析;新的朋友可以給你刺激,說不定是可以讓你往下走的一個標示、一道光。」,當工作和生活是交雜在一起的時候,需要沈澱,才能在紊亂的思緒中理出自己、面對世界。   「自由是我最在意的事情,自由是最高的領導原則」 我們常說美的定義因人而異,而片場的人往往各具獨到的眼光,「大家都很難控制的,我覺得我最好的是我可以尊重大家多元的意見」,一個完整的構圖有光、有收音、有影像,比起武斷、獨裁的作法,拍片更像一個自由共創的過程,放入大家的力量,拍片過程除了和更具經驗的前輩學習,還需要開放新生代加入自由討論,「你可能要靠1990年的人來告訴你,他們對世界的了解,2000年以後的人,他們是在觀察什麼?」在這樣開放性對話的互動中,激盪出留著歷史血液的新興風華。   「在這裡我覺得自己和現代發展的產業、新創的未來很靠近」 過去在大稻埕工作,搬離古色古香的工作環境,Mocy說Hub為他帶來許多不一樣的刺激,刺激來自各行各業的人,來自創新活潑的氛圍,沒有商業目的導向的相處,漫無目的常是最純粹的出發點,激發不同產業合作的可能性,自由的空間吸引了自由的人,營造了自由的環境。 「有什麼問題歡迎再問我!」午後的陽光灑落,在工作空間外的小草坪,又出現Mocy忙碌的身影,Mocy,暖陽般的藝術家。   相關作品連結 【國家交響樂團|城市裏的音樂故事-Vol. 3】 https://www.facebook.com/nso.taiwan/videos/10154474378795794/ 【NSO國家交響樂團|30週年形象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359157157528645/videos/1004030723041282/ 【法藍瓷|想像計畫公益短片-聽見】 https://youtu.be/t1LxDkujEG8 【法藍瓷|想像計畫公益短片-綻放】 https://youtu.be/cDej0B1JXUQ 【中國信託|真實任務NO.2-不說破的秘密】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trust.tw/videos/1022819774424017/… More

改變如何全球化:Impact Hub的創立故事

在現在這個時刻,社會及環境的議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受到重視,與此同時,我們的政府和經濟體也面臨著嚴重的混亂,但這並非是一連串真正問題的開始,而是一個能大幅度變化的機會。 我們相信,唯一的方法就是整合各式力量,以人類和地球的永續經營為方向,建立起一個有效的獲利模式。這正是為什麼我們創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正向影響力加速器和協作平台──也就是Impact Hub網絡(Impact Hub network)。   故事緣起 2000年時,一群充滿著理想與抱負,來自威爾士大西洋學院的年輕畢業生,希望能夠挑戰現狀、突破框架。因此他們在倫敦皇家節日音樂廳(Royal Festival Hall)的千禧年活動中,說服諾貝爾獎得主和有影響力的思想家們,針對從全球環境、社會和政治議題之間的關聯進行辦論,最終甚至連達賴喇嘛也以影片的方式進行了演講。 此項大膽創舉讓他們受邀主辦2002年在約翰尼斯堡聯合國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議(2002 United Nations World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SSD)中的一項非政府組織活動;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們當時並沒有接受邀請,而是規劃了另一個更具有意義的活動──「人民的高峰會(People’s Summit)」。他們與「索維托」(Soweto,位於約翰尼斯堡西南方,是南非最大的黑人城鎮,人口將近百萬)當地的倡議家一起合作,將一處鄉鎮荒地改造成索維托希望之山,他們期待將這裡建設為一個結合藝術及環境教育的社區中心,也因此這裡又有一個別名為「SoMoHo(South Mountain of Hope)」。由民間自行主辦的人民高峰會影響力甚至超越了聯合國原本的高峰會議,甚至他們也成功地邀請到了國家元首以及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Kofi Annan)來到活動現場。 回到英國後,他們開始構思如何將這樣的觀點帶入到既有的職場生態中,從而幫助人們思考如何去從事能夠解決世界議題且更有目的性的職業。在審視現有的社會脈絡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突破點:人們其實在日常中就會討論出具有影響力並且化為行動的想法,而非獨善其身般的置身事外。到2005年,隨著更多合作者的加入,局面也開始有所改變,當時的團隊發現了倫敦一處的破舊閣樓,一個能夠將這些個體創業家和創新者們聚集在一起的場域,這個地方更在日後成為Impact Hub的前身。     Hub吸引力 「The Hub」的概念是透過共同工作空間、社群和許多活動將創新者們串連在一起,激發彼此的想法並創建出新的合作關係。從一般社群轉型為具有實體空間的社群後,The Hub著手進行以社群為基礎的室內裝修,同時更使用了回收且再生環保素材。完工後的空間,也非常符合倫敦影響力製造者們對於集體行動空間的需求,因此空間很快地就進駐額滿了。 幾個月後,The Hub的成長迅速攀升,這樣的成長不僅促使了創始團隊接觸到更多的網絡,他們也開始構思如何提供給如此快速般成長社群更好的支持。然而在2007年,創始團隊驚訝地發現,他們無法百分之百提供進駐會員更好的支持,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得回應來自全世界各地積極想於當地創立Hub的需求。   一場影響力運動的誕生 為了瞭解Hub的模式是否也可以在其他地方適用,創始團隊重新審視了當初在索維托創立,且在倫敦經過測試的空間共同協作(Space Co-creation)以及社群建立(Community Building)的原則。 到了2008年,全世界一共有九個Hub,且遍佈在三大洲。新的Hub據點不僅聚集了擁有熱情且欲創建更好世界理念的各地會員們,也串連了新加入Hub據點創辦人們。這些創辦人們除了在倫敦尋求靈感外,也時常前往其他的Hub找尋如何將社會挑戰化為各式機會的可能。 而在以倫敦為中心集權的Hub架構建立後,全世界各地相繼成立的Hub卻促使了Hub網絡的授權模式轉變為特許加盟經營。但到2010年時,創始團隊開始意識到,Hub網絡的未來必須是一個以集體協作為方向的組織。  … More

Meet The Hubbers – Koseki Tsubasa

初次見面 「老闆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呦」、「今天會幫老闆拍照嗎,他今天特別打扮呢!」,員工眼裡的小關翼(Koseki Tsubasa),總是不斷突破框架與傳統的束縛。訪談初次見面,微捲隨性的髮型,Tsubasa桑正是想像裡日本上班男子的模樣。除此之外,更多了分活力朝氣,「我一週上班七天,沒有休息,但我很享受這種生活」。這一次的好巢人故事,我們邀請到FACY創辦人Tsubasa桑與我們分享拓展業務的過程,以及台日文化接觸下的收穫與心得。   FACY-貼近消費者的購物平台 Tsubasa桑過去就職於Amazon Japan,看見消費者「有抽象需求,卻難以使用關鍵字搜尋到符合自己的服飾」的缺口,埋下了往後成立STYLER Inc.與開發FACY的種子。網路購物的興起,因為缺乏與店家溝通的管道,造成雙方失去互動的機會,進而形成消費者與商家溝通的單行道,也因為商品上傳達與接收資訊的不對稱、交易缺乏公平性的問題隨之而生。於是,Tsubasa桑開發了FACY,透過消費者提出需求,例如「請推薦實穿、看起來清爽、又能直接丟洗衣機清洗的一件式洋裝」,由與FACY合作的線下店家,針對提案推薦商品,此舉不僅讓消費者對單品多了份熟悉,提高了掌握度,也創造了商家與消費者更緊密的連結,無形中也解決實體店面消費者不太喜歡店員打擾又偶爾需要店員協助的狀況,形成當代新的「對話型」電子商務模式。 Tsubasa桑和我們分享自從開發了FACY,就透過這個平台包辦自己的日常穿搭,從Tsubasa桑滿意的口吻中,我們看見了兼具開發與使用者身份的他,不斷透過細節的改善,成為更貼近消費者購物平台的堅持。   台灣-與華語市場的鏈接點 令人相當好奇的是,當初是為什麼選擇台灣作為業務拓展的第一個國家,Tsubasa桑笑道,其實自己與台灣這塊土地有很深的連結。由於親戚是板橋林家的後代,過去頻繁旅台,對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有很深的觀察,也對台灣的地理、經濟與環境都有一定認識。Tsubasa桑認為,台灣有以中文為主的語言優勢,兼具人口組成較日本年輕的特色,再者對於新事物的接受度高且變化也相當迅速,促使Tsubasa桑將台灣規劃為第一個海外拓展的重點國家。Tsubasa桑期望台灣能作為與華語市場的鏈接點,未來若有機會更將拓展至中國、香港與東南亞。   不陷框架,不甘傳統 談及台日差異及新創和傳統公司的差異,過去任職日本、臺灣與外商公司,不同的文化差異帶給Tsubasa桑多元的體認。日本傳統企業保守嚴謹,以中年男子為主要員工的組成,在硬性的上班工時規定下,卻沒有相對應有的產出,工作內容多缺乏彈性及變化性,公司上對下階層文化、不成文下班後聚餐的傳統更形成無形而龐大的壓力。Tsubasa桑選擇營造一個自己認同的工作環境,講究自由、主動,實際的工作表現是Tsubasa桑真正在乎的,打破傳統的文化框架,放眼大的商業格局,也著眼小的工作環境營造。Tsubasa桑自信的說:「良好的工作環境,讓人才久留才是永續經營的關鍵。」Tsubasa桑著迷於台灣新創公司的文化,除了在辦公時間外,也有機會與員工以及商業夥伴建立友好關係,正也是這樣的認同,讓Tsubasa桑毫不猶豫投身成為台灣新創並肩夥伴的一員。 訪談來到了尾聲, Tsubasa桑熱切的分享來到Hub後對空間及社群文化的感受,開放式的空間促進了團隊間的互動交流,定期舉辦的內部活動也活絡了整個空間的社群網絡,是Tsubasa桑心心嚮往的工作空間。Tsubasa桑就像初次見面一拍即合的朋友,我們都對所愛的事情充滿熱情、積極、不畏挑戰,也在新創的路上繼續勇敢、發光。 FACY 官方網站:https://facy.com.tw/ FACY Men’s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acymenstw/ FACY Ladies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acyladiestw/… More